高校基本建设项目进度控制研究

本文介绍了高校基本建设项目进度控制研究相关内容,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考。

摘要:为解决高校基本建设项目进度控制风险,文章尝试构建了以专家评分法为基础,迭代计算权重的综合评价体系。通过项目决策阶段进度控制风险识别、项目施工准备阶段进度控制风险识别、项目施工阶段进度控制风险识别、项目竣工验收阶段进度控制风险识别,以专家评分法为基础,通过引入迭代计算,提出了一种集成化风险管理进度控制的评价新方法。并以某高校基本建设项目工程实例,聘请相关行业专家进行打分,通过迭代计算及平差,确定了每个风险识别内容的权重。预测施工过程进度控制的数值,根据其它指标的权重值进行分布,合理地反映了各评估指标的实际进度,为实际工程进度控制提供借鉴。

关键词:风险管理;高校;基建;进度;迭代算法;决策

1概述

我国高等学校所开展的基本建设项目,从本质上属于由一个或几个单项工程组成、经济上实行统一核算、行政上实行统一管理的工程项目范畴。但作为高校师生工作、学习、生活的基础,从管理及使用功能等方面考虑又区别于一般属性的基本建设项目,表现在高等学校直属的、无投资收益的、以公益性为主的项目。由于工程建设项目具有庞大、复杂、周期长、相关单位多等特点,故影响工程施工进度有很多其它的因素,那么,如何提高基建处的工程进度控制水平就显得尤为重要。

2集成化风险管理的内涵

2.1集成化风险管理的基本含义。集成化意思是把某些东西(或功能)集在一起,而不是一个设备一个功能;风险管理是指在项目明确面临风险的环境中尽量减少风险可能产生的不利影响的管理流程。

2.2工程项目建设周期。工程项目建设周期因项目的投资规模、使用功能、社会效益不同而差异。有的项目只有施工阶段和验收阶段;有的项目有规划立项阶段、施工阶段和验收阶段;有的项目有项目建议阶段、预可研阶段、可研决策阶段、初步设计阶段、技术设计阶段、施工图设计阶段、施工阶段和验收阶段。针对项目建设周期划分种类繁多的特点,归纳起来,对于一个正常的工程项目,可以将项目的建设周期划分为工程项目决策阶段、工程项目的施工准备阶段、工程项目的施工阶段和工程项目的竣工验收阶段,同时,每个阶段又可以细分为若干个子阶段[1]。

2.3高校基本建设项目进度控制。高校基本建设项目进度控制管理的主体是学校行政部门,包括规划处、国资处、基建处、审计处、监察处、后勤处等处室。在项目的决策、施工准备、施工和验收阶段的进度控制方面,国内外学者提出了很多重要的管理理论和实践方法,有些理论和方法在缩短工期、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等方面取得了一些积极的进展。但是,随着高校基本建设项目的规模扩大、资金渠道丰富,不确定性增强,原有的进度计划及管理技术已逐渐暴露出一些问题,加工、赶工、质量不合格、工期拖延已成为目前工程项目管理中频频出现的问题。

3风险识别及模型建立

全面实行风险评估要做到及时识别风险、度量风险、预测风险,就必须全面实行高校基本建设各阶段的风险评估策略[2]。可以利用风险管理原理,采用风险评估的手段,收集高校在项目建设进度控制管理活动中的相关信息,辨别风险,对风险进行分类、汇总,对风险的大小进行计量,监测其走势,预测风险的概率和强度,以制定科学、有效的风险管理措施,确保将风险损失降至最低甚至不发生风险。

3.1风险识别。

3.1.1项目决策阶段进度控制风险识别。项目决策阶段进度控制风险识别包括项目建议书、项目可行性研究编制及批复(立项)、项目施工图设计。

3.1.2项目施工准备阶段进度控制风险识别。项目施工准备阶段进度控制风险识别包括项目报建、项目招标及合同签订、项目三通一平。

3.1.3项目施工阶段进度控制风险识别。项目施工阶段进度控制风险识别包括项目资金、组织协调、签证变更。高校基建项目资金来源主要有财政投资、自筹资金、银行贷款和校友捐赠。

3.1.4项目竣工验收阶段进度控制风险识别。项目竣工验收阶段进度控制风险识别包括工程决算及备案、项目验收及产权办理、项目维修养护[3]。

3.2权重确定方法模型。

3.2.1专家评分算法基础。专家评分法是一种定性描述定量化方法,它首先根据评价对象的具体要求选定若干个评价项目,再根据评价项目制订出评价标准,聘请若干代表性专家凭借自己的经验按此评价标准给出各项目的评价分值,然后对其进行结集,构造专家评分矩阵,计算权重平均值,该方法是评价项目权重的常用方法[4]。C=1n∑i=0nCiC1=C={C1,C2,…,Cn}3.2.2迭代权重计算。专家评分虽然是确定权重的常用方法[5],根据专家打分的平均权重,测试每个项目每位专家打分的离散性,对离散最大的分数进行干预,调整为平均值,减低专家打分偏低或偏高的消极作用,进而降低离散性,重复上述过程进行迭代计算[6],直至离散空间满足项目要求。

3.2.3综合权重确定。在迭代计算的基础上,综合评判专家评分法经迭代计算的成果,进行平差计算[7],得到综合权重,较客观地反映了项目自身权重特点,为决策提供可靠的支持[8]。

4高校基本建设工程实例

4.1项目背景。某高校科技创新大厦位于主校区,属于城市中心区域。项目总用地面积:25638m2;总建筑面积:104269m2。其中地下21095m2,裙房23450m2,标准层59724m2。地下2层;地上22层,其中裙房四层。核6级常6级甲类人防物资库6828m2。裙房以上塔楼部分分为A、B两座,建筑高度97.80m。容积率3.24。建筑密度24.67%。绿化率13.82%。项目估算投资:45000万元。工程拟在2011年5月1日开工建设,2013年10月30日前投入使用。总建设周期为36个月,其中施工期28个月。具体安排是:(1)2010年12月30日前,完成项目建议书、可行性研究任务。

(2)2011年05月01日前,完成施工图设计、施工、监理招标及合同签订工作,并做好场地整平工作满足施工进场要求。

(3)2011年5月1日开工。

(4)2011年7月30日前,完成基础及地下室主体施工;2011年12月30日前完成地上10层主体施工。

(5)2012年4月15日复工,至2012年7月30日,完成全部主体工程施工。

(6)2012年8月1日,至2012年12月30日,完成外立面装修工程,及内墙砌筑、抹灰。

(7)2013年5月1日,至2013年8月30日,完成实验设备、消防设备、通风设备等的安装及调试,竣工验收并交付使用。

(8)2013年10月30日前,完成结算、项目备案工作,交付审计。4.2集成化风险管理在本项目进度控制中的应用

4.2.1风险识别。

4.2.2权重确定。根据上面的步骤,我们请12位有经验的高等学校建设工程项目管理人员对表1所列的评价指标进行评分,并取专家们评分的平均值作为评分的结果,并根据评分结果计算出各指标的权重。

4.2.3进度控制决策根据上述高校基本建设项目进度控制实例,可清晰地判断该项目从决策阶段到竣工验收阶段各不同时期的进度所占的权重。由于工程项目建设的各个阶段中,施工阶段完全是高校建设部门作为主体,其他阶段均有相关省市行政主管部门参与,控制过程相对不明确,故选择施工阶段权重作为基础进行评定。该项目预计施工期为2011.05.01-2013.08.30,历时28个月;权重为0.40。可计算预计整个项目总建设周期为70个月,与项目规划初期总建设周期为36个月预计目标相差近一倍。该项目实际建设总周期73个月,各阶段进度及实际权重如下:

(1)2010年12月30日,项目启动。(2)2012年03月01日前,完成了决策阶段的各项工作并进入施工准备阶段,占项目总建设周期的19.2%。

(3)2013年03月01日前,完成了施工准备阶段的各项工作并进入施工阶段,占项目总建设周期的16.4%。

(4)2015年07月30日前,完成了施工阶段的各项工作并进入竣工验收阶段,占项目总建设周期的39.7%。

(5)2017年02月01日前,截止目前基本完成了竣工验收阶段的各项工作(其中产权证尚未发放),占项目总建设周期的24.7%。

5结论

为解决高校基本建设项目进度控制风险,本文尝试构建了以专家评分法为基础,迭代计算权重的综合评价体系。结果表明,应用该方法,通过高校基本建设项目实例,基本建设项目全过程进度预测吻合度由49.3%提升至95.9%,为项目决策提供了有力支撑。(1)针对高校基本建设项目的大规模、多资金,杂管理等客观因素,以及原有进度计划所逐渐暴露出的一些问题,通过集成化风险管理理念,对高校基本建设进度控制进行评价。

(2)通过项目决策阶段进度控制风险识别、项目施工准备阶段进度控制风险识别、项目施工阶段进度控制风险识别、项目竣工验收阶段进度控制风险识别四个阶段的风险识别,划分了12个基本风险识别内容。以专家评分法为基础,通过引入迭代计算,提出了一种集成化风险管理进度控制的评价新方法。

(3)以某高校基本建设项目工程实例,聘请12个相关行业专家进行打分,通过迭代计算及平差,确定了每个风险识别内容的权重。预测施工过程进度控制的数值,根据其它指标的权重值进行分布,合理地反映各评估指标的实际进度,为实际工程进度控制提供借鉴。

本文由监理老兵发表,不代表爱监理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jianli.cn/12668.html

(0)
上一篇 2019年12月3日 上午8:45
下一篇 2019年12月3日 上午9:1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